复合酶强力血液清道夫 CardioCleanse

Also available in: 英语

美国生物制剂公司(Biomade USA)推出了划时代的复合系统全身酶,包括蛋白溶解酶,纳豆激酶,蛋白酶,脂肪酶,菠萝蛋白酶,木瓜蛋白酶,芸香苷,余甘子,以及辅助因子如辅酶Q10和镁。经特殊配比,推出CardioCleanse (复合酶强力血液清道夫)。CardioCleanse 支持体内健康的循环系统和免疫功能。全身系统全酶与消化酶类似,该酶主要是针对血液而不是肠胃道。该复合酶维持内源性补血颗粒(EBPS)的健康水平,EBPS是一种促炎性蛋白,通常在血液中积聚。该复合酶基可以净化血液中的EBPS, 维持健康的心血管和肝功能,以及保持健康炎症反应。根据第三方纤溶酶活性试验测试,该复合酶极强的纤溶酶活性超过领先的同类动物酶制剂500%, 功效是医生和病人最重要的评判标准, CardioCleanse的功效显著,已经广泛被医疗,保健专业人员用于临床和治疗上。

蛋白溶解酶,是溶解酶的一种,能溶解并吞噬蛋白质(这里的蛋白质被当做抗原)
常见的蛋白溶解酶,是一种碱性蛋白质,由吞噬细胞分泌,对革兰阳性细菌敏感。
血浆中的蛋白溶解酶含量,是诊断增高急性粒细胞白血病、单核细胞性白血病、流行性出血热的重要依据

纳豆激酶是一种枯草杆菌蛋白激酶,是在纳豆发酵过程中由纳豆枯草杆菌产生的一种丝氨酸蛋白酶。具有溶解血栓,降低血粘度,改善血液循环,软化和增加血管弹性等作用。

蛋白酶广泛存在于动物内脏、植物茎叶、果实和微生物中。微生物蛋白酶,主要由霉菌、细菌,其次由酵母、放线菌生产。催化蛋白质水解的酶类。种类很多,重要的有胃蛋白酶、胰蛋白酶、组织蛋白酶、木瓜蛋白酶和枯草杆菌蛋白酶等。蛋白酶对所作用的反应底物有严格的选择性,一种蛋白酶仅能作用于蛋白质分子中一定的肽键,如胰蛋白酶催化水解碱性氨基酸所形成的肽键。蛋白酶分布广,主要存在于人和动物消化道中,在植物和微生物中含量丰富。由于动植物资源有限,工业上生产蛋白酶制剂主要利用枯草杆菌、栖土曲霉等微生物发酵制备。

脂肪酶是一类具有多种催化能力的酶,可以催化三酰甘油酯及其他一些水不溶性酯类的水解、醇解、酯化、转酯化及酯类的逆向合成反应,除此之外还表现出其他一些酶的活性,如磷脂酶、溶血磷脂酶、胆固醇酯酶、酰肽水解酶活性等(Hara;Schmid)。脂肪酶不同活性的发挥依赖于反应体系的特点,如在油水界面促进酯水解,而在有机相中可以酶促合成和酯交换。

菠萝蛋白酶作为蛋白水解酶对心血管疾病的防治是有益的。它能抑制血小板聚集引起的心脏病发作和中风,缓解心绞痛症状,缓和动脉收缩,加速纤维蛋白原的分解。

木瓜蛋白酶能够将纤维蛋白酶原激活成为纤维蛋白溶酶。它只作用于坏死组织,溶解病灶内的纤维蛋白、血凝块和坏死物质。

芸香苷是一种广泛存在于植物体内的黄酮醇配糖体,具有使人体维持毛细管正常抵抗力和防止动脉硬化等功能,在医药上一直作为治疗心血管系统等疾病的辅助药物和营养增补剂。

余甘子可抗动脉粥样硬化作用,对实验性高胆固醇血症疗效最好。余甘子能使饲喂高胆固醇动物的血清胆固醇,甘油三脂,磷脂及LDL水平分别降低 80%,66%,77%及 90%,还可明显抑制主动脉内膜斑块的形成,并能加速胆固醇及磷脂从粪便中排泄,说明其降脂作用可能与干扰胆固醇的吸收有关。

辅酶Q10是1957年发现,1958年被卡鲁福鲁卡斯博士认定了化学结构,并且获得 了美国化学学会的最高荣誉Priestly Medal,被称为辅酶Q10的研究之父,当时他提出辅酶Q10对心脏机能起着重要的作用。在实际生活中,卡鲁福鲁卡斯博士,40年来,一直服用Q10,直到91岁去世为止,作为现役教授他一直都是精力充沛的从事科研活动。

什么是溶纤活性?
溶纤活性为蛋白水解酶溶解纤维蛋白的功能,即纤维蛋白溶解活性。纤维蛋白在血液凝固过程中促进伤口愈合。它是一种参与血液凝固的纤维蛋白,血纤维蛋白的过量会导致血液凝固,血栓的形成,能阻碍在体内的血流量。由于过量的纤维蛋白产生,引起炎症,促使人体的早衰并给健康造成威胁。

体内组织修复的阴暗面
科学家研究发现心脏病,中风,癌症,糖尿病,心脏疾病和关节炎等,都有一个相似的病因:过度分泌纤维蛋白而造成器官组织硬化和纤维化。班诺克博士使用数字视频的血液纤维镜发现,随着年龄的增长,人体组织发生纤维化。外纤维化如皮肤纤维化,体内的纤维化发生在大动脉,肾,肺和其他组织和器官。硬化和纤维化维持发展的结果,在年龄达到40岁时,影响到几乎每一个身体的组织和器官。

纤维蛋白即血纤蛋白在凝血过程中,凝血酶切除血纤蛋白原中的血纤肽A和B而生成的单体蛋白质。易于平行交错聚集形成可溶性血纤蛋白多聚体,在凝血因子XⅢa作用下转变为不溶性血纤蛋白多聚体,形成血凝块。血纤维蛋白主要来源于血浆蛋白,因此具有明显的血液和组织相容性,无毒副作用和其他不良影响。作为止血剂、创伤愈合剂和可降解生物材料在临床上已经应用很久;它的主要生理功能为止血,另外还可明显促进创伤的愈合;还可作为一种骨架,促进细胞的生长。